同学们上课都是关紧门窗的

2020-07-10 01:41

在校生小新(化名)已经不知是第几次流鼻血了,每当闻到教室窗外冲进来的恶臭,鼻血就会毫无预兆地流出来。有医生推断,是学校对面工业区排放的废气,导致鼻黏膜损伤才会流鼻血。而他所在班级的四十人当中,近三分之一有类似经历。老师、家长在多次向政府部门反映无果后,转而求助媒体。

位于宁波余姚黄家埠镇的黄家埠中学的学生最期待参加中考。因为中考结束后,就能彻底告别与工业区只有一河之隔的母校,彻底告别学校周边挥之不去的刺鼻恶臭。

据了解,1999年,黄家埠中学搬到这里,接下来几年,学校对面一幢幢建筑拔地而起,电镀厂、印染厂等一大批企业入驻。从那以后,恶臭和刺鼻气味成为常客,尤其是每年的上半年,季风带着难闻的气味从工业区吹来,师生们只能捂着口鼻上课。

据他介绍,从2014年上半年以来,师生中干咳、胸闷、流鼻血的情况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严重,有的学生连续流鼻血4-5天;有的老师常年咳嗽,痰中带血。最严重的时候,办公室里八个老师有六个流鼻血。

而昨天中午,记者在黄家埠中学门口偶遇一位小伙子,他来自一家名为华测检测的第三方环评机构,他们受当地镇政府委托,检测黄家埠中学门口的空气质量。彼时,空气中仍然弥漫着阵阵恶臭,小伙子用专业经验告诉记者,恶臭正是来自学校东边的工业园区。

在黄家埠中学,忍受恶臭成了学生们的“必修课”,无论是上课、下课,还是考试、放学,每天在学校的七八个小时,都成了痛苦的回忆。每天,学生们到学校后第一件事就是关紧门窗,但即便是这样,也经常难以抵挡河对面飘散而来的阵阵恶臭。

“氯化氢,实际上就是盐酸啊。如果真的是氯化氢的话,吸入到气道里面,肯定会对气道产生损害的。”浙江省中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医师朱奕豪在接受浙江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人体吸入一定量的氯化氢,就很可能出现流鼻血的症状。

“同学们上课都是关紧门窗的,也不敢再到室外上体育课。”孙老师(化名)在黄家埠中学教书多年,对于近几年环境的巨大变化,感受颇深。他回忆说,自从这些重污染企业搬到学校对面,空气质量每况愈下。

今年4月,工业区里的华盈制衣厂曾委托第三方机构在黄家埠中学门口进行检测,检测结果是,氯化氢浓度最高值达到0.139㎎/m3,尽管低于工业区的无组织排放浓度限制,但远远超过《居住区大气中有害物质的最高容许浓度》0.05㎎/m3的最高容许浓度。

尽管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学校师生的身体受到周围工业区的影响,但自从众多企业入驻黄家埠以后,黄家埠中学师生的身体条件每况愈下,这是不争的事实。

对于其他地方的孩子,上体育课可以暂时抛下书本和作业,光明正大地玩,但黄家埠中学的学生却不愿意上体育课,他们宁愿躲在教室,也不愿意面对室外糟糕的空气。

昨天,记者来到余姚市黄家埠镇,看到黄家埠中学就在高夹线(207国道)边上。学校东边,相隔一条马路和一条河的对面,就是一片被命名为“余姚市黄家埠镇工业功能区”的工业园区。从园区入口的牌子上可以看到,这里至少有二十家公司,半数以上都是电镀、印染等可能存在高排放、重污染的企业。记者在工业区转了一圈,还是能闻到阵阵恶臭和呛人的酸性气体气味。

“多年来,我有好几个女同事都出现了流产、死胎现象,学生上课突然流鼻血也成了家常便饭。我自己也会经常莫名其妙地肚子痛、流鼻血,我倒是无所谓,但这么多学生不能每天都在这样的环境里学习!”李老师(化名)面对记者,情绪有些激动。

“我有过敏性鼻炎,每次来接孩子回家,一闻见这些味道,鼻子就特别难受。”丁女士说,今年四月份,她突然接到老师的电话,说自己孩子最近几天经常流鼻血。因为工作忙,丁女士起初并没有在意,后来她得知孩子已经连续一周每天中午都会流鼻血,赶紧带孩子上医院检查。医生告诉她:孩子鼻黏膜毛细血管破裂,可能与空气中的氯化氢等污染物有关。丁女士说,医生不敢贸然在病历上写明孩子流鼻血是受学校周边环境影响,但言语中已经透露了不少信息。

在黄家埠中学门口,记者遇到了接孩子回家的丁女士(化名),她家孩子的情况更严重,曾连续半个月流鼻血,这让她特别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