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直接把钱发给孩子们

2020-08-20 04:32

刚才还在边上玩闹的几个孩子也围了过来,纷纷附和李家亮,“午饭很好吃”。

“去年,在营养餐上我们有2万元的亏空,是从办公经费中挤出来补上的。”宋建忠说,虽然政策规定每生每餐3.75元即可,但一顿三菜一汤的午饭价格都在4元左右。

“在自己学校的食堂吃营养餐,在食品采购上能够有卫生保证,对学生而言也更方便。”黄坦小学校长宋建忠说,但对学校而言,这也意味着压力。

张志富采取的方式是饭店托餐,就是在山下就近找一家饭店,由他们来做这顿两荤两素一汤的营养午餐。最早,张志富每天都带着22个学生在饭点时从学校走20多分钟到山下的这家饭店吃饭,第二天再换另外22个学生。“但这样太麻烦,每天那么多学生来来去去的,也不安全。”

宋建忠又把记者领到教学楼四年级段的楼梯口,指着一群刚吃完饭在嬉闹的孩子说:“你还可以问问他们。”

“黄坦很偏僻,大部分人都带着孩子搬出去了,留下来的都是家里条件不太好的,所以这样的午餐对他们来说很不错了。”宋建忠对记者说,“附近十几个村子的孩子都在这里读书,家里远的来回一趟要一两个小时,学校提供营养餐之后,对学生来说方便、安全多了,家长也更放心。”

据了解,目前全市有374所学校食堂实施了“五常法”管理,101所学校通过县级“饮食放心示范校”考核验收,取消食堂承包制32家,实行食堂托管制25家,核准学校食品配送企业313家,配备营养师148名。

全市3.8万多名学生享受到营养餐

“那你觉得这些菜好吃吗?”

许多孩子表示“午饭很好吃”

离宁溪初级中学不远的宁溪小学,在校生1579人,其中享受营养餐的22人。由于人数不多,宁溪小学采用的也是为这些学生免费提供与其他学生一样的午餐,每生每学期100餐。“每餐费用一般都超过3.75元,亏空部分学校承担。”宁溪小学的卢校长对记者说。

“能的,有肉,以前还有蛋羹……我觉得很好吃。”

据台州市教育局5月22日提供的相关资料显示:2012年,全市实施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的学校有640所,其中小学446所,初中194所;享受营养餐的学生人数有38526人,其中小学25304人,初中13222人,资助金额为2735万元,顺利完成了全市为民办实事项目任务,做到应助尽助。

“很好吃啊,我最喜欢吃木耳,比我奶奶烧的好吃。”话音未落,他又舀起一片木耳塞进嘴里,然后笑嘻嘻地看着记者。

由于学校规模小,不具备建食堂条件。如何让这44名学生吃上营养餐,成了一件让张志富头疼的事。

质量卫生难以保障

5月16日,记者从路桥出发,乘车近3个小时后来到临海市白水洋镇黄坦小学。这所“近百年历史的山区小学”六个年级只有142名学生,除了七八个由于户口原因没有享受到“爱心营养餐”之外,其余均在享受范围。11点20分,记者走进校门时,正赶上学生吃午饭,校门口左边的一楼食堂传来孩子们说笑的声音。校长宋建忠也刚吃完饭,正站在离食堂不远的操场上同一个学生讲话。

5月20日是“中国学生营养日”,在此前后,记者走访了临海黄坦和黄岩宁溪几所相对偏远的中小学,发现“爱心营养餐”确实让学生获益,他们不但“吃得好多了”,还免去为了一顿午餐而往返家与学校之间的不便。

“去年我们亏了1万多元。”总务处主任王文西对记者说,“以前有200多位学生享受营养餐,那时亏得更多。”

于是,张志富向饭店的老板提出,每天中午由他们做好午饭放在保温桶内送到学校来。这样过了一段时间,饭店老板不乐意了。他向张志富抱怨,“做饭送餐收拾碗筷都是他们来弄,做一顿饭也挣不了多少钱,还要耽误他做其他生意,利润太少。”不仅如此,张志富每天还要担心食材的卫生问题,“毕竟是吃进嘴里的,要是出问题就不是小问题了。”

至今,张志富也没想出更好的办法,“要是直接把钱发给孩子们,对学校而言压力小了,可这是政策上明确规定禁止的……”

黄坦中学建在一个山坡上,走进学校大门以后,脚下是一片泥地。这所并不是很大的学校,学生少得可怜。初一、初二、初三,三个年级段各只有一个班,每班40个孩子。在这120名学生中,享受“爱心营养餐”的有44人。“本来也没这么多,有好多名额是我争取来的,他们也确实困难。”校长张志富说。

“可以,我都要吃两碗饭。”

知道来意后,宋建忠直接把记者领进了食堂。“我们的伙食还是可以的,两菜一汤。h7n9之前,我们是三菜一汤,还提供一碗鸡蛋羹,从4月份开始暂停了,下个礼拜会重新提供。”宋建忠说,“学生们也正在吃,你自己看看吧。”午餐是土豆烧肉、笋丝炒木耳,还有紫菜汤。见记者走近,不少孩子一边羞涩地抬高手臂挡着脸,一边仍不忘舀一勺子饭送进嘴里。

记者了解到,这其中,黄岩区去年共投入经费130万元,为3495人次免费提供了“爱心营养餐”;临海市去年共发放金额722万元,“爱心营养餐”受惠学生达9000余人。

然而,产生亏空最主要的原因是人工费和柴火费。“有两个厨师,食堂里所有的活都是他们来做,早上7点就来上班,下午3点多才走,主厨的工资是一个月1600元,另一个1200元一个月,单人工费每个月学校就要贴2800元。另外还有每学期五六千元烧柴烧煤的钱,这些都要学校来出,对我们而言,确实是不小的负担。就是钱不够,如果能单就人工费和柴火费再拨一笔款项给学校就好了。”

为了让这73位学生能够实实在在享受到“爱心营养餐”,该校直接为他们免费提供与其他学生一样标准的午餐,每学期100餐。按其他学生向学校支付的午餐费用每学期1200元计算,平均每餐伙食标准为4.5元。如此,73名学生中,每生每餐多出的0.75元钱,只能由学校来承担。另外,该校每月还为食堂的8位工作人员支付17000元的人工费以及4000元左右的柴火费。这笔费用同样需要学校来消化。

但基本上都要贴钱

“每隔两天采购人员都会去教育局指定的菜场买菜,学校对这些菜也有‘准入制度’,质量、数量、价格不达标的都不要。对食堂的管理也严格按照‘五常法’的要求,即常组织、常诊断、常清洁、常规范、常自律,所以这方面我们心里还是比较有底的。”校长梁敏向记者介绍。

在保证食材卫生安全这方面,宁溪镇初级中学则显得得心应手一些。因为学校有自己的食堂,他们聘有专门的采购管理人员来做这件事。

同样的情况还存在于黄岩宁溪初级中学。该校在校生1093人,其中享受“爱心营养餐”的有73人。

“能吃饱吗?”记者向一个正在狼吞虎咽的小男孩问道。

“这些亏空都得学校从办公经费里挤出来,而我们的办公经费本来就不多,所以学校还是有压力的。”王文西向记者坦言。

台州为中小学生配置“爱心营养餐”,起始于2005年。当年规定,每生每年“爱心营养餐”标准为200元;2009年下半年,该标准提高到每年350元;2012年,每生每年“爱心营养餐”标准又提高到750元。餐数则从一周一餐,到一周二餐,再到一日一餐。餐费资助标准从每周5元,到每周8元,再到每周18.75元(每餐3.75元)。

“你们每天都能在学校吃到两菜一汤吗?”

学校以多种方式为学生配置营养餐

但学校在提供营养餐时,还是会被一些实际问题困扰,有的学校没有食堂,只能选择买餐或托餐,食物卫生无法保障;提供营养餐产生的人工费、柴火费等若不挤占营养餐费,就可能要挤占学校的办公经费。

记者拉住一名小男孩提问,他叫李家亮。不经意间,发现他穿的白色上衣满是污点,领子还开了个大口子。

据了解,目前台州市中小学生营养餐的供餐方式一般有学校食堂供餐、购买供餐和托餐服务三种方式,在记者采访的几所学校里,大部分选择学校食堂供餐。

没有食堂的学校靠社会供餐